你的位置:轻松驿站>97岁院士冯端为妻子写诗65年

97岁院士冯端为妻子写诗65年

2019/10/8 11:16:1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9年重阳节前夕,在南京市栖霞区五马渡的一家养老院,现代快报记者见到了冯端院士和他的夫人陈廉方。 “冯先生今年97岁了,我也92岁了,在这里生活得很好。”陈廉方向记者介绍道。去年10月,他们住进这家养老院,这里环境清幽,服务也到位。

△由冯端夫妇翻译的配诗画册《蝶影翩翩》

房间临湖,书桌上放着不少书,其中有一本名为《蝶影翩翩》的画册,册子中配的中文诗由冯端夫妇翻译。 冯端在学术上成就斐然,文学和艺术方面的造诣也同样精深,对诗词尤其钟爱和擅长,为夫人写了一辈子诗,更是传为一段佳话。

理工男的浪漫,将对妻子的深情写在诗里

年过九旬的陈廉方,看上去只有八十出头的样子,在住进养老院之前,她和家里的阿姨负责照顾丈夫的日常生活,结婚60多年,她始终尊称丈夫“冯先生”。这位冯先生正是著名物理学家和教育家,中国科学院院士,南京大学退休教授——冯端。

△房间的墙壁上挂着夫妇历年的合照

一串响当当的头衔,让人很难将这位物理学泰斗与写诗的浪漫丈夫联系起来。

前不久,冯端和陈廉方夫妇所居住的养老院还为他俩庆祝了“钻石婚”。 冯端和陈廉方在1955年结为夫妇,至今已是第65个年头。而冯端为夫人写了几十年诗,更是传为一段佳话。

他们原先居住在南京市鼓楼区湖南路街道南秀村社区,社区书记甘玲向记者介绍说,这两位老人的故事,这里很多居民都知道,非常地羡慕。

△养老院为冯端夫妇庆祝“钻石婚”

陈廉方是知识女性,曾在南京市第三女子中学任教,之后因故离职,从此挑起照料全家七口人的重担,并帮助丈夫完成了许多文字方面的工作,当起“秘书”,一当就是几十年。“为他誊稿画图,那时没有电脑,全凭手写笔绘。”她对此甘之如饴。

已记不清冯端为自己写过多少首诗,但是在陈廉方心里,有两句诗记得特别牢,那就是“休云后湖三尺雪,深情能融百丈冰。”这首诗写于1954年冬天,下过一场大雪,两人相约去玄武湖看雪景。看到远处一片白茫茫,玄武湖的湖面上结了厚厚的冰冻,冯端即兴吟下一首诗。

陈廉方担心记者不明白“休云”二字的意思,特地用纸笔写下来,细心地解释,“休云”的含义是“不要说”,后湖则是指玄武湖。“后来看南京气象局对本地历年冬天气温的统计,1954年冬创最低记录,但是当时我们不觉得冷。”

因为诗歌更因为爱,夫妇携手走过65个年头

挽着手,这对夫妇走过许多地方。因为新婚度蜜月时曾在太湖蠡园看过一树盛开的樱花,此后每年的结婚纪念日,只要在南京,冯端夫妇都会结伴出门看花。 在分隔两地的日子里,则以书信互致音讯,冯端给陈廉方写过的很多诗,也是在信里。

1985年,冯端与陈廉方结婚三十周年,冯端写下:“忆昔初会日,娟娟悦心意。始恨相见迟,姻缘从而缔。伉俪三十载,濡沫共相依。秋实继春华,晚霞犹靓丽。白首同偕老,恩爱岂容疑。”

1990年的结婚纪念日,冯端在北京写了很多首诗,其中一首,“人海茫茫觅知音,欲寻佳丽结同心。甚喜卿卿具慧眼,能识璞玉藏纯晶。”

2005年春,冯端夫妇游天目湖,冯端即兴作《庆金婚》:“长忆人间四月天,樱花垂柳记良缘。五十年后牵手游,皓首深情似当年……”

△冯端夫妇2011年摄于南京梅花山

2015年4月1日,逢冯端与陈廉方“钻石婚”,夫妇合作一首《钻石颂》,其中几句:“六十春秋恩爱笃,双双执手难关渡。而今白发同偕老,朝朝暮暮永相濡。”

一生与诗相伴,让这段婚姻超越了烟火世俗,充满浪漫。60多年前初相识时,冯端就赠送陈廉方两本诗集,“是《青铜骑士》和《夜歌和白天的歌》。”她一直记得。如今俩人都已近百岁,因为这很多的诗和无限的爱,虽然经历过不少艰难的人生时刻,但是冯端夫妇始终恩爱有加,相互欣赏和扶持。

现代快报记者看到,在陈廉方的书桌上,放着一本封面图片为蝴蝶起舞的画册。她介绍说,这本画册的作者是Max Svabinsky,捷克诗人Frantisek Hrubin 为画配了诗,再经Daphne Rusbridge翻译成英文版。因为太喜欢了,所以10多年前在浙江天目山避暑时,他们夫妇合作翻译了这本小画册里的英文诗歌,并以《蝶影翩翩》作为书名,自费印刷了百余本,赠送给亲朋好友。

胡复孙也获赠了这本《蝶影翩翩》,他的祖父胡焕庸曾在冯端就读的苏州中学任校长,父亲与冯端夫妇也相熟。2015年,冯端和陈廉方在先锋书店庆祝钻石婚,胡复孙特地赶去,在人群中听两位老人朗诵了他们自己创作的《钻石颂》,“非常羡慕他们的浪漫,尤其是冯先生还是学理科的。”

热爱文学和艺术的大师,将诗歌融于一切

冯端自幼爱看书,尤其爱读诗,高中后开始阅读一些新诗和译诗,进入大学后,读到更多的西方诗歌。在《诗缘》一文中,冯端写道:与诗结缘,乃人生至美、至乐、至快事。

在《冯端传》一书中,作者冯步云提到,在冯端所著的《凝聚态物理学》英文版(上卷)中,每一篇文章的开头,他都引用与本篇内容相关的诗句或格言,用诗歌诠释物理现象。

“像波涛滔滔不息地滚向沙滩,光阴也分秒必争地奔赴终点。后浪和前浪不断地循环替换,前呼后拥,一个个在奋勇争先。”在《不同结构中波的传播》一文的篇头,冯端引用了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的几句。

△放在书桌上的照片

现在,冯端还是爱看书。现代快报记者见到老人时,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沓杂志,手里拿着一本校友通讯录在翻看,看着还笑出声来。养老院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位眉毛弯弯的慈祥爷爷总是在看书,大家都很喜欢他,在准备吃午饭的间隙,就陪他一起聊聊天。

陈廉方一直记得,刚认识时,有一次在冯端的宿舍见面,“(他)用热水瓶中温吞的开水为我沏了一杯茶,到我临走时茶叶始终未泡开。”半个多世纪过去,这个可爱的小细节仍然鲜活。 在生活中不拘小节的冯端,为妻子写诗时却格外讲究,“如果觉得写得不好,冯先生会一遍遍重写,挑最好的一首寄出。”陈廉方说。

因为一段美好的婚姻,岁月对于冯端夫妇而言,是真正的静好。 重阳将至,晚辈和学生们纷纷前去探望,无不羡慕这对老人的爱情。


来源:澎湃新闻